穿山乙

我可能偷了爱奇艺的母带21-25

主农坤,也含部分长得俊,卜岳,洋灵
可能是搞笑向,如果不搞笑。。。你也打不到我
现实向全员
萌新发文
算是按时间顺序把自己刷过的土偶相关连了一遍吧,当然必不可少的是脑洞_(:_」∠)_

21

听着不算小的私语声,陈立农转过头找发声来源,想。。。他也不清楚自己想干嘛,但他就觉得蔡徐坤不是为了表现自己才那样做的。

他自然是什么也没找到,加之音乐声起,他先得手忙脚乱的应付好不甚熟悉的舞蹈。

“他怎么这么快就记完了!比林超泽还熟悉诶。。。果然这才是A班的水平啊啊啊啊,我怎么办啊!”

蔡徐坤悄悄一回头,看到的便是陈立农苦大仇深又手忙脚乱的样子,“这人。。。明明这么不会跳舞为什么非要来当偶像啊?”略一分神,蔡徐坤突然有个动作没跟上,他不禁有些着急,结果错的愈发多,后半段舞蹈都有些抢拍,看着导师们稍稍黯淡的目光和隐藏深处的微微讥诮,他猛的反应过来。

“蔡徐坤,你这是在干嘛?你和他不一样,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别多管闲事了!”

22

跳完舞后A班自动走到队尾,陈立农特意绕过林超泽走到蔡徐坤旁边,想开口,“他有没有听到那句话啊?要是没有,我现在说了不是让他不开心吗?不过。。。他为什么当时站到了前排啊?是。。。啊呀,陈立农,别自作多情!”

看着少年站在自己面前,一言不发,心理活动却都表现在脸上的样子,蔡徐坤暗自隐去眼底笑意,摆出骄傲而冷漠的姿态,浅呼口气。

“不好意思哈,我需要镜头。”说着朝陈立农露出个虚假到自己都恶心的笑容,“不过。。。我想这也算帮了你一把吧,毕竟。。。你的舞蹈还拿不出手啊。”无比讥诮的语气让陈立农愣在了原地,而那人早已恢复了冷漠的表情,仿佛一个局外人。

跟在后面的林超泽虽心中不解,但选择先上前拍拍陈立农的肩膀,“给你个机会找我请教一下,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哦!”

陈立农也惊醒般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好,好啊,我当然得抓住这个机会啦!毕竟我。。。确实还很不足啊。”

听着陈立农话中的停顿,蔡徐坤总觉得。。。他想说的应该是自己那伤人的话,“呼,这样也好,专心!”

23

“为什么要那样说自己?”

蔡徐坤一回头就看见王子异疑惑的目光,他本该不理睬的,但可能是那目光不掺探寻的纯粹,可能是鬼使神差,“为了。。。专心吧。。。”出口后就觉得自己鬼迷心窍了,但王子异却没有接着问了,只是低下了头认真练歌了。

他不追问,蔡徐坤却闲不住了,“我明明在跟他说话,哪有说自己了?”王子异但笑不语。蔡徐坤只能在心里嘀咕着又是个怪人。

林超泽看着陈立农呆呆傻傻的样子,自己可劲的跳,他却心不在焉,终是喘着粗气“我不教了!你自己好好想想来干嘛的,心思放在正事上!”

终于感知到自己的态度惹恼了林超泽,陈立农尬笑着扣扣头“那,那我自己练会儿,你先做你自己的事吧,我,我本来就学得慢,但,但我自己可以的。”言罢,露出谄媚的微笑。林超泽翻了个白眼,陈立农才知道他没有真生气,悄悄松了一口气。

24

大厂的生活,节奏都很快,整天时间都被占满,更别提只有三天时间用来练主题曲了。陈立农抠秃了头也只是暂时记住了动作,但每次老师上小课时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更别提佰伦斯的问题了。

幸好A班的练习生大都很友好,若不是林超泽和王子异挤时间来教陈立农,他可能现在还处于记动作的阶段。

“农农,我得自己练会儿了,你就自己抠一下自己的动作吧。”林超泽跟陈立农打了声招呼就走出了练习室。陈立农顿时腿一软就瘫在了地板上,盯着天花板,喘着粗气。

“咔哒”

陈立农偏头,看见来人蹭的一下就坐起来了,尴尬的想打个招呼,但看着那人目不转睛的从自己旁边走过,举到一半的手又默默放下。看着蔡徐坤脱掉羽绒服热着身,陈立农默默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准备换个教室。

“站住。”

25

“这就累了?想休息了?以你的水平,加上你这样的态度,不如自己退赛吧,反正最后结果都一样。”蔡徐坤转过头来,斜视着陈立农。

“不,不是,我。。。只是怕打扰你。”陈立农似乎脸都涨红了。

蔡徐坤脸动质疑。

“我。。。我以为你讨厌我。。。毕竟我没实力只是运气好。。。”看着瓜皮头男孩燥红的脸,蔡徐坤突然平静了。

蔡徐坤自顾自的打开了音响,跟着节奏抠舞,而站在离门不近不远的地方的陈立农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他犹豫着,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准备离开,“他不说话应该就是默认了吧,我还是别碍眼了。”

“我不讨厌你。”

陈立农猛一回头,那人仍旧面无表情,但不妨碍这是陈立农这几天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我可能偷了爱奇艺的母带16-20

主农坤,也含部分长得俊,卜岳,洋灵
可能是搞笑向,如果不搞笑。。。你也打不到我
现实向全员
萌新发文
算是按时间顺序把自己刷过的土偶相关连了一遍吧,当然必不可少的是脑洞_(:_」∠)_

16

陈立农猛然低下头,随即又后悔自己过于惊慌,蔡徐坤似乎也惊讶于他过大的反应,但表情管理良好的人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

“我。。。这是怎么了?好糗啊!陈立农!淡定!平静!诶。。。我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不管了,回去换衣服,然后背歌词!超级农农要加油啊!争取留在A班啊!”

蔡徐坤偷瞄着门外立着的大型物件脸上丰富的表情,“他真该去出套表情包。。。”瘪瘪嘴却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正悄悄回头的左叶正目睹了蔡徐坤的蜜汁微笑,“怎么办?偶像是在对我笑吗?啊啊啊啊啊啊!偶像知道我吗?他是不是在对我笑啊!”

农农潇洒的转身离开,完全忘记了自己本来是陪左叶来着。

17

次日,选管把一众练习生集中到了演播厅,看着依旧摆在原处的座位,陈立农心中仍有不真实感,当时的喜悦与惊讶还残留在空气中,但萦绕在身边却更多是堂皇,甩了甩头,强迫自己集中于手上的歌词。

蔡徐坤轻易的越过林超泽看见了甩毛的大型犬的半个脑袋,一面疑惑自己怎么老把他想成狗,一面又下意识接受了他大型犬的设定。

一会儿感受着头顶上甩毛带动的风,一会儿感受着头顶上若有若无的眼神,林超泽很生气。。。“你们当我死的吗?!”当然,他只敢心里悄悄说。

18

首先是李荣浩老师走上了舞台,问了问定位和vocal定位的问题,早在定位问题就放下手来的陈立农低头看着歌词,余光却瞟着A班,看着众人在vocal定位都放下了手,心中又是紧张又是兴奋,手不由得攥紧了歌词单。

“那好吧,A班先来唱一遍。”陈立农心猛的一跳,深呼吸,尽量平静的开口,随着歌曲进行,身边声音却越来越小,“诶,大家是唱不上去了吗?怎么都没声音了呢?啊!那我得加油了!不能让A班丢脸啊!”

“选择我就好,请你为我的努力而尖叫!”感受着周围的沉默,陈立农脸上不禁有些烧,想为A班争气,但刺耳的高音明显没达到他的目的。

唱完歌退到最后,陈立农和Justin对视一眼,视线交流间突然达成共识“不想听别人说A班还不如B班。。。”他两低声说出同样的话。

“别乱想那么多,管好你自己。”

陈立农寻声望去,蔡徐坤正低头看歌词,但看林超泽的眼神,那话无疑是他说的。陈立农想辩解又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终是没有开口。

19

一众练习生刚结束了高音的折磨,程潇和周洁琼两位老师就上台教起了舞蹈,陈立农无心再为自己的表现和蔡徐坤的话羞赧,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老师,努力扒着让自己头大的舞蹈。

尽管站了最前面的位置,但因为近视,陈立农扒舞的速度也只是比F班的快一点,看着旁边林超泽和Justin初具雏形的舞蹈动作,看着已经开始扣Balence的蔡徐坤,陈立农喘着粗气却又无可奈何,他只能悄悄后退半步,模仿着林超泽的动作,小超人也注意到他的小心思,冲农农略嘲弄的轻笑,却上前半步,让他更方便看。

陈立农立刻投去感激的目光,但他两这一错位,陈立农不协调的舞姿就全数进了蔡徐坤眼里,看着瓜皮头已经成了狗啃刘海但眼睛却依旧专注盯着林超泽,蔡徐坤突然觉得自己话是不是说重了。

但是。。。在那时会开口就已经不是他的风格了,更别说熟稔的使用话术。

20

听着导师让A班先单独跳一遍的指示,陈立农苦着脸,但也认命的抹了把汗准备接受审判。

“站两排吧,前面三个后面四个。”

陈立农猛一抬头,数着自己的位置。

“完蛋了。。。”

看着双数位的人已经自动站出,林超泽向自己投来同情的目光,“算了!丢脸就丢脸吧!”陈立农心一恨准备上前,眼前却突然一个粉色身影飘过,站在了他和林超泽面前,而他也终于看清了那顶着灰毛的人。

“啧啧,看人家多会找机会表现自己。”

我可能偷了爱奇艺的母带11-15

主农坤,也含部分长得俊,卜岳,洋灵
可能是搞笑向,如果不搞笑。。。你也打不到我
现实向全员
萌新发文
算是按时间顺序把自己刷过的土偶相关连了一遍吧,当然必不可少的是脑洞_(:_」∠)_

11


蔡徐坤看着瓜皮头男孩激动的蹲在地上,想是被自己的等级吓到了,他不禁生出些许羡慕,羡慕于他天生的亲和力,羡慕他的好运气,或许只有经历过娱乐圈的风风雨雨才知道这份好运气多么难得吧。

看着台上像小孩子般又哭又笑的大男孩,内心像是有什么将涌出,但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希望他能一直保持这微笑吧”

看着少年一路小跑出演播厅,蔡徐坤也挺直了一直弓着的身体,放松的靠在过分坚硬的座椅上,他打了个哆嗦,真冷。

12


陈立农一路小跑进候场室,找选管姐姐拿等级牌,刚好撞上了乐华一行人,看着是开场做在一起的人,陈立农也放松了许多,带着哭腔说着自己的忐忑。范丞丞可能因为过于紧张所以难得正经的安慰了一下粉丝大男孩,而小黄人则仗着是邻座边握手边说着:“摸摸A的手!”

贾富贵也闲不住,温州小精明没有直接握手反而让陈立农向他招手“看!A在对我招手诶!”陈立农总算是破涕而笑了。看着大男孩回归正常状态,乐华一行人也陆陆续续上台了。

陈立农边贴着号码牌边叹着气,选管姐姐都看不过去了“恭喜你哦!今天第二个A!”本以为陈立农会开心一点,谁知他想到首A,想着舞台上光芒四射,性感得让自己脸红的蔡徐坤,下垂眼越发可怜了,活像一只走丢了的大型犬。

“不行啊!这跟我想得完全不一样啊!别人辣么强,我又不强,以后又要往下掉。。。”

13


熬过了漫长的录制,一切终是尘埃落定。走出演播厅的陈立农和许凯浩便被内部记者拦住了,采访录制心情,兴奋的二人无意识的堵住了门,所以蔡徐坤正想找个地方休整一下自己酸痛的腰时却刚好撞上了堵门的哼哈二将,鬼使神差的听起了墙角。

“我们本来在下面约好要坐一起的,他说想坐三四十号,我就觉得太高,我进去之后就在上面走了一圈,哇,真的好高的,我就不敢坐,就下来坐了七十多,结果看他进来就往上走了,那时三十多号还有位置,我想他大概要坐那了,没想到他绕了一圈又下来坐我旁边了,跟我路线完全一样诶!”

陈立农看了一眼许凯浩,接着说“而且我们那个位置嘛,第一排,离导师啊,舞台啊都是最近的,那些坐上面的人都得弓着啊,多不舒服!”

正揉着自己腰的蔡徐坤感觉膝盖中了一箭,立马把手放了下来,想了想,又继续揉着,“我不和小孩子计较,我这不是服老,我是做自我管理,对,为了ikun们做自我管理!”

14


顶着冬日正午舒适的阳光,一群练习生正向宿舍走来。
“诶,我们两个是一间诶!”看着门牌上并排着的自己和许凯浩,陈立农拉着旁边的许凯浩差点跳起来。

蔡·又被挡路·徐坤索性立起行李箱,看他们能嗨多久,但林·也被挡路·彦·同寝室·俊没有给他数秒的机会,“借过”看着林彦俊紧皱的眉头,蔡徐坤心里咯噔一下,“不是吧,这才第一天就要闹矛盾?我拦不拦?”蔡徐坤心中纠结,但身体却诚实的跟了上去。

林彦俊走到两人面前,沉默不语。两人感受着突然降低的温度,看向冷气源头。

“Hello?”陈立农扣扣头,“他叫什么名字来着?他怎么看着这么凶啊?啊啊啊!他皱眉好可怕!”

林彦俊保持高冷“借过”二人无比乖巧的让出一条道,林彦俊便低头走近。蔡徐坤松了一口气,准备顺势绕过着拥挤之地,突然,林彦俊转过身来,蔡徐坤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哈哈,我也是这个寝室的!”目睹着眼前三个人的突然庆祝,如果可以发弹幕,蔡徐坤头上一定会飘过一串扶额的表情。

15


面对左叶兴奋的邀请,陈立农不禁也有些兴奋,因为近视,那人的面容始终是蒙着雾气的,自己着实好奇首A到底是何方神圣,便咧开了嘴“好啊!反正我收拾得差不多了。”

走到蔡徐坤的宿舍,左叶却突然羞涩了,扭扭捏捏的不敢进门,却又忍不住往里瞟,陈立农看着好笑,决定帮他一把,就伸出了罪恶的小手,在秦子墨众人进门同时一把把左叶推了进去。

陈立农看着始终背着蔡徐坤的左叶,明明想看却不敢回头的样子默默扶额,“这小子是在谈恋爱还是追星啊。。。”看着左叶慌慌张张的样子,陈立农不禁笑的眼弯弯的。

突然,他感到一道略带审视的目光,追寻过去,正是左叶背后无聊的转着椅子的蔡徐坤。

“砰”“砰”“砰”

我可能偷了爱奇艺的母带6-10

主农坤,也含部分长得俊,卜岳,洋灵
可能是搞笑向,如果不搞笑。。。你也打不到我
现实向全员
萌新发文

6

瓜皮头等在候场区,原谅他吧,他还是个孩子,别把他从BC间拉出来啦,让他待在那吧,看着他见牙不见眼的笑容,选管和摄像大哥选择沉默。。。
可能是舞台上的表演过于激烈,F突然兴奋,开始向瓜皮头招手!但这怎么可能难倒聪明伶俐的瓜皮头呢!于是他把F停下了,然后,他把D。。。摇。动。了。。。选管和摄像大哥选择沉默。。。

7

软糯的台湾腔配上本就魔性又可爱的昵称,在疲惫的凌晨逗笑了一众修仙之人,农农再附上一个招牌·见牙不见眼·微笑,好嘛,拆cp之路可能就从这里开始的吧。
六号位上昏昏欲睡的恐高boy也被现场气氛感染,伏下身子,撑着下巴,等待着大只兔的表演。
“练习六个月,”但我之前一直有在唱啦,我还录过歌呢!
“学舞蹈两个月,”唉,我舞蹈真的很差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太大只变得不协调。。。
“那你今天回跳舞吗?”我不想跳啦!好丢脸的,大家都跳的好好,有的性感,有的帅气,我。。。可能只有靠笨拙变可爱一点了。“老师que我的话。。。我就跳!”
“请开始你的表演!”深呼吸,闭上眼,记得插兜,超级农农,加油!

8

伴随着轻快的旋律渐息,农农吐出一口气,难得不笑的脸上总算看到流氓兔般的下垂眼,此刻闪着湿润的光,等着老师点评。
何东东:我是服气的,他受训时间那么短就这个水平,等他受下专业的训练以后又是一个逼死人系列。(老何你真相了)
卜哈仙:我看着他笑我就想笑,感觉他好阳光好阳光的!(卜二哈你当着岳岳的面能不能收敛一点,四不四傻!)
小超人:为什么那么大只都可以那么可爱!(我知道你是在嫉妒农农的身高!)
蔡小葵:哇塞,这么可爱的吗?真是神奇诶,男孩子居然可以不油腻的可爱,佩服佩服,我完全不行诶,呸,我可以!我只是不想而已!

9

瓜皮头过分明显的喉结过分明显的上下滚动了一下。
蔡·六号·恐高·突然兴奋·小葵开始猜想会不会有什么惊天大反转,会不会瓜皮头跳舞就变成狂野的。。。瓜皮头了啊?
瓜皮头农农深吸一口气,再次摆出了手插兜的pose。
蔡小葵:他怎么又是这个pose啊。。。唉呀!响指节奏没对上啊。。。诶,这个啊哈的节奏对得不错,挺俏皮的。OMG。。。好吧,胜在可爱啊,没什么复杂动作,但看的出来认真练了,干净利落,加上那魔性的笑容和编舞,好吧,还。。。挺不错的。

10

紧张的气氛被骤然打破,陈立农讪讪一笑,羞涩的指了指身上的号码牌。“你现在还觉得自己是D吗?”“emmm听老师讲完不是。。。”“那你觉得你现在是什么?”接二连三的问题虽是有调戏成分,但瓜皮农也不敢轻易回答,讪讪笑着,伸出手比出一个又小又扁的C“我觉得可能是C。。。”
蔡小葵不禁笑出声来,反应过来又装作咳嗽来掩饰。“他还真的是有独一份的可爱啊!怎么说B应该没问题,基本功可以练的,但这自带的亲和力算天赋了,毕竟观众缘很难得的。”

算是按时间顺序把自己刷过的土偶相关连了一遍吧,当然必不可少的是脑洞_(:_」∠)_

我可能偷了爱奇艺的母带

主农坤,也含部分长得俊
可能是搞笑向,如果不搞笑。。。你也打不到我
现实向全员
萌新发文

1

候场室的门开了一条缝,挤进一颗瓜皮头,左右看看确定没人后才轻轻走进屋。

瓜皮头轻呼一口气,陷在沙发里,埋下头理了理自己的兔耳朵领结,漫长的等待过程开始了。
但少年的好奇心性本就待不久,于是摄像头面前出现了一个越来越近的。。。瓜皮头。
瓜皮头内心OS:这个四不四开着的啊?我四不四该做点森么?emmm笑一个吧?
瓜皮头之下成功出现了笑得不见牙不见眼的。。。脸,抱歉,这张脸上只有三根横线,它实在有点丢脸的脸。

2

大屏幕上突然出现这几个字,场内立刻就掀起轩然大波,同公司的凑在一块交头接耳“是那个蔡徐坤吗?他微博粉丝过百万耶!”“他台风超棒的!”
蔡徐坤敛了敛衣服,稍微遮住里面的渔网衫,虽说为了舞台效果穿了,但。。。他本质上还是一个羞涩boy的。
保持着鞠躬的姿势走进了演播厅,感受着众人的目光,行云流水的抬起头,眼睛扫过金字塔的上端,思考着坐在哪。场内的私语声在他进来时骤然停歇,此刻又再次沸腾。台上那人却仿佛没听见,执着的找着坐位,但从脖颈到耳尖的红晕却出卖了他。

3

粉色瓜皮头双手垂在胸前,伴着兔耳朵的摇晃,露出一口白牙,好吧,有进步,至少是见牙不见脸。
“诶!他笑起来好可爱哦!”“他的领结还是兔子耳朵的诶!”瓜皮头被这人金字塔吓了一瞬,宽大的肩膀都瑟缩了一下,快速走到角落坐下。
瓜皮头内心OS:肿么办?他们都好强的样子,不过面相还比较友好!加油!农农!你可以的!
六号座位上的某坤一眼就看见了瓜皮头少年,从此便再也无法将眼睛移开,目光所至,尽是他的身影......想多了,六号位上少年内心OS: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六号位也这么高!我恐高啊啊啊啊啊啊!

4


以下省略色气描写一万字。
总之,土偶首A出现了!
好吧,不开玩笑了。
歌曲前奏一出便是台上那人慵懒的嗓音,含糊的英文发音显出不可言说的性感,而那骤变的眼神,突然的抖肩,无一不昭示着他的霸气。离舞台本就比较近的瓜皮头少年先是被前奏震了一惊,随即便被那人性感却有力的舞姿弄得面红耳赤,自觉的低下头,又好奇得向上微抬眼睛,偷瞄着。
某农内心OS:天哪!太性感了吧!他他他。。。明明刚刚待机室里还是个面瘫boy啊!我我我。。。我以后会不会也可以像他一样性感啊!不过性感好难啊。。。
某坤OS:我最帅,我最性感,我最霸气,one more time!

5

音乐一停,台上本来性感地扭动的某坤衣服一抖,站定,双手还理了理外套,遮住里面的渔网衫,原本不可一世的表情也瞬间消失,留下一片红晕和溢满期待的剪水眸,等待着老师的点评。
老师们也被这人设的突变惊到了似的,张PD轻咳两声,准备开口,却被嘉尔和靖哥抢了话头“我们想知道你里面的衣服在哪买的,因为我们都想要。”某坤脖颈上的红晕立马飙升到耳朵,但也自豪的说着:“我粉丝送给我的。”
某农OS:不是吧,他这变脸也太快了吧!我得学学。什么!粉丝送的!他粉丝好好哦,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有粉丝。。。

算是按时间顺序把自己刷过的土偶相关连了一遍吧,当然必不可少的是脑洞_(:_」∠)_

4.我和他之间总有一些约定俗成的东西,别人都不知道,我们却了然于心。比如“拼命”,我们的拼命其实是“拼”命,对,就是在空中划拉笔画的那种“拼”命,所以我俩经常在空中乱画,还比谁画的快,不要惊慌,我们在拼命呢!
5.我从初二起就没自己打过饭,不是我欺负他,是他心甘情愿的!我初二把脚伤了,他就自告奋勇的每天帮我打饭,搞得我还多不好意思的,怎么能说我欺负他呢!不过我后来脚好了也没自己打过饭……
6.我们一起补课,上午下午都是,我中午就经常拉着他和闺密一起吃饭,刚开始他挺尴尬的,但又没找到其他人同路,所以只能跟我们走。我们去的是一家面馆,我和闺密都要了一两面,他端详菜单许久,默默点了二两,我和闺密早早吃完了,看着他,他讪讪的开口:“你们吃这么少吗”哼,还不是为了矜持一点啊!我笑着不说话。他那天肯定消化不良了……
7.因为下午的课和上午的课之间有一大段时间,吃饭完全用不完,我就默默的把家里的三国杀带来了,在补习老师家大开杀戒。那天我正好摸到吕蒙,高兴的我呀,以为必胜无疑,正故作高深的准备养牌,他一个集火就把我灭了,我还没摸牌呢!多大仇!从此我就下定决心,不杀他,便成仁,就算我是忠臣,他是主公也只对付他一个,他杀了我后发现我是忠臣,总是很痛心的说“何必呢?一家人啊!”“谁和你一家人!我不杀你你还不是要把我当反贼剿了,我还不如杀你过把瘾呢!下一局又是一条好汉!”众人无语凝噎……

只是说一个故事,总觉得不说出来就没有人知道了
1.刚开始想和他同桌是因为错误的认为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和一般的胖子一样脾气很好,虽然成绩不怎么样却很乐观幽默。后来发现这是我最错误的猜测。
2.我飞快的和他混熟了,上课吐槽老师,吐槽学科,吐槽这饭的味道太难闻了,肯定有什么什么之类的,下课就玩的更疯,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斗嘴,我这嘴皮子就是这样练出来的。每次说的气鼓鼓的,突然就笑起来,癫狂的笑一阵之后鱼过水无痕,各干各的,偶有经过的人都会诧异的盯着我俩,我俩定会立即回嘴
看什么看,没见过吵架呀!
看什么看,没见过和好啊!
默默汗……
3.想当年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比男生差,什么事都抢着干,什么脏活累活都抢,连水桶我都要抢着换。但和他同桌之后,这一点就大大改变了。不要想着他会很浪漫的很大男子主义的说:“你一个女生,弄这些干嘛,放着我来!”他倒是更乐意我什么都包干了,后来我一想,不对,亏了,凭什么我做啊!我就是不比他们差,但我也不能让他们占便宜呀!能做不等于要做!于是我理所当然的使唤他接水,打饭,做清洁,还把别人的事揽到自己身上然后使唤他去做,我是不是很乐于助人呀~